深夜思虑

今天已是国庆第四天凌晨,打完工算算这个月的进账,嘿嘿,终于可以做花呗的主人了。失眠已经陪伴我很久了,听说,长期熬夜有一个可怕的后果,就是会变笨。这可让我太TM害怕了,本来已经就蠢死了。

我得想想今天都干了些啥,从老罗家出来去欢乐谷,帮曹主管拍了段悠悠球(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那个鹏飞杰克逊模仿秀,我还是比较喜欢杰克逊的,最早受某人印度杰克逊的影响,此乃外话)晚上宜家子奋斗,三个半小时理货不停,我分纺织浴室地毯区,区区一个晚班,竟然有那么那么多活,为了三薪,可耻地忍了。

尴尬,思想汇报还没写完,凌晨看着市学联的文件发发呆,想想创新实践中心储备的竞选计划,还是得跟另外几位同学多讨论讨论,毕竟不能我一个人拍脑袋决定。